邮箱地址:

admin@yourweb.com

首页 >> 元宝棋牌
元宝棋牌

从3000万降到0他“一生只为防一病”

2022-10-06 11:49:30来源:本站浏览:0次

  从3000万降到0他“一生只为防一病”疟疾,很多人对这个词已经陌生了,但它曾经是我国流行历史*久远、影响范围*广、危害*严重的传染病之一,年发病人数曾超过3000万人。经过几代公卫人努力,2020年,我国实现了消除疟疾的目标。江苏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研究员高琪,就是这几代抗疟公卫人之一。扎根疟疾防治及科研一线年,一生只为防一病,今年高琪也因此获评全国“*美医生”称号。退休近十年,他的抗疟之路还在继续。

  疟疾,很多人对这个词已经陌生了,但它曾经是我国流行历史*久远、影响范围*广、危害*严重的传染病之一,年发病人数曾超过3000万人。经过几代公卫人努力,2020年,我国实现了消除疟疾的目标。江苏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研究员高琪,就是这几代抗疟公卫人之一。扎根疟疾防治及科研一线年,一生只为防一病,今年高琪也因此获评全国“*美医生”称号。退休近十年,他的抗疟之路还在继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还是大学读书那会儿,学到疟疾这一块,当时书中说新中国成立前夕,云南有个300多人的村庄,因为疟疾只剩下了几个人,当时这个例子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高琪告诉扬子晚报记者,1983年他从学校毕业,中国还有300万疟疾病例,后来自己出国留学,1993年选择回国,也是因为“疾病在这儿”。“发达国家是基本没有疟疾的,我既然学的是疟疾的防控,那我要回我的祖国,学以致用,工作才有意义。”

  蚊子是疟疾传播的主要媒介,从事疟疾防治工作,得深入一线,往蚊子*多的地方钻。每年夏天疟疾流行季,高琪都会到乡村蹲点,白天到田头村边挨家挨户进行疟情调查,夜里通宵达旦,在农民炕头甚至猪圈捕捉蚊子,研究蚊子的种类、密度和生态习性,甚至以自己为“诱饵”进行蚊媒监测,来观察蚊子活动情况和叮咬高峰。

  有人说,蚊子只要从高琪面前飞过,他就能判断是什么品种,高琪对蚊子,熟悉至此。对于蚊子的研究,也出了很多成果。高琪采用新的按蚊基因鉴别技术,首次在中国以外发现嗜人按蚊的存在,打破了嗜人按蚊仅存在于我国的传统观点;采用新的抗药性恶性疟基因鉴别技术,为排除我国首例报告的“埃博拉病毒出血热”提供了关键的实验室诊断依据……

  中国有3000年的疟疾流行史,年发病病例数曾经超过3000万,染上疟疾的患者会周期性地发冷发热,俗称“打摆子”,死亡率极高。作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为数不多的重症疟疾救治专家,高琪多次受委派赴内蒙古、宁夏、广西、四川等省区指导重症恶性疟疾救治。制定救治方案,根据患者病情变化调整方案,迅速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疫源地调查,阻止疫情扩散和蔓延。多年来,高琪成功挽救超过300位恶性疟疾危重病人的生命。

  但高琪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对公卫专家来说,更为重要的还是“治未病”。和中医的“上医治未病”理论一样,将疾病“扼杀在摇篮里”比起救治已经得病的患者、比起扑灭已经发生的疫情,对社会来说有着更高的“性价比”。2020年以来,高琪全程参与国家消除疟疾行动计划的制定和实施。高琪和专家团队结合疟原虫的特性,总结了“线索追踪,清点拔源”为核心的“1-3-7”消除疟疾新策略,并在全国推广。2021年6月30日,中国正式获得了世卫组织消除疟疾认证。

  因为“一生只为防一病”的事迹,高琪也获得了2022年全国“*美医生”称号。“从3000万到0,这是中国几代公卫人努力的成果,我只是其中之一。”高琪说。

  虽然早就过了退休年龄,但高琪一直是退而不休。目前他还担任世卫组织疟疾政策顾问委员会的顾问以及我国消除疟疾专家组组长,依然活跃在抗疟一线。

  “消除疟疾,并不等于疟疾绝迹。”高琪说,去年全世界还有2亿多疟疾患者,近60万死亡病例。在一些国家特别是非洲地区,疟疾依然是威胁当地人生命的头号杀手,而对我国,外防疟疾病例输入,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我们现阶段的成功经验,在消除疟疾后是否还能适用?境外输入病例的疟原虫虫种与国内不同,导致的疟疾有可能更凶猛,传染性也可能更强,如何救治又如何来防控?年轻医生疟疾救治经验已经不多,如何来培养年轻医生快速诊断的能力,积累救治经验?……”高琪说,这些都是消除疟疾后我们需要解决的课题。

  至今,高琪已累计培训来自50多个国家的1700多名学员,先后赴20余个疟疾流行国家进行技术培训并指导援非疟疾防治中心建设。每逢他到非洲国家,总会有曾经来华培训后回国的“学生”,老远就大叫着“Professor Gao”,向他致意。

  高琪说,世卫组织将“1-3-7”新策略作为消除疟疾的“中国方案”纳入消除疟疾技术指南向全球推广应用,但没有一地的经验是可以照搬到另外一地的,我们也需要用国际化的语言去讲好这份“中国经验”,帮助各国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策略与方法,*终让各国用上真正适合本国、可用的疟疾防治策略,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以我心爱祖国,我以我行报祖国,祝祖国繁荣昌盛,愿人民平安幸福。”祝福语些许朴素,但高琪语带哽咽,“那一刻,确实想起了很多。”

  高琪说,还记得自己1991年出国学习的时候,一次周末和同事一起出门游玩,另一单位有一位外国同事同行,聊天中得知高琪来自中国,很是吃惊。“我还记得他说,中国很穷,你怎么能来这里旅游?”得知高琪是来学习的博士,这位外国人才道歉,说自己70年代到过中国,觉得中国太落后了,所以才很吃惊。*近几年,高琪有很多去日内瓦开会、去非洲指导抗疟的行程,“很明显的,现在一听说我来自中国,对方都会夸上几句中国非常好,发展非常快,眼里有了真诚尊敬的眼光。”高琪说,几十年间的变化,也让他感受到祖国繁荣昌盛,其实与每个人都相关。

  而“祝人民平安幸福”,则是出于一位公卫人本职工作的祝福。“我是搞传染病防控的,内心深处也是衷心希望我们可以尽快战胜疫情,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中。”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江苏坚持预防为主,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和科学手段,控制消灭了几种重大传染性疾病,成功应对了各种新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使得城乡卫生面貌和人民健康水平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为完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奠定了坚实基础,积累了丰富经验。

  以疟疾为例,疟疾在江苏省曾经广泛流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发病高峰年发病人数曾超过1000万,给全省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经过全省疟疾防治工作者几代人、几十年的不懈努力,2019年3月,江苏省顺利通过了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的消除疟疾终审评估,提前实现消除疟疾目标。在本省消除疟疾的同时,江苏也为全国消除疟疾提供了技术支持,为全球疟疾防控开展人才培养,为世界传染病防控贡献中国智慧“江苏智慧”。

  另一曾经严重威胁江苏居民健康的传染病——血吸虫病,江苏也于2020年4月通过国家评估,达到了血吸虫病传播阻断状态。江苏将落实有效防控措施,不断巩固提高血防综合治理的成效,争取早日实现消除目标。

  在疾病预防控制方面,近年来江苏积极应对新冠疫情,同时做好疾病预防控制的各项常规工作。根据《江苏卫生健康年鉴(2021卷)》,江苏全面推进全省1376个狂犬病暴露处置门诊部署使用;在全省13个设区市的市级结核病定点医院有效实现二线抗结核药品的免费供应;积极开展艾滋病高危人群干预,联合社区开展艾滋病防治健康社区行动……2021年江苏全年登革热、流行性腮腺炎、手足口病累计报告发病率比上年同期下降95.03%、57.65%、57.66%,全省甲、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率103.29/10万,传染病疫情明显低于往年。

  疟疾,很多人对这个词已经陌生了,但它曾经是我国流行历史*久远、影响范围*广、危害*严重的传染病之一,年发病人数曾超过3000万人。经过几代公卫人努力,2020年,我国实现了消除疟疾的目标。江苏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研究员高琪,就是这几代抗疟公卫人之一。扎根疟疾防治及科研一线年,一生只为防一病,今年高琪也因此获评全国“*美医生”称号。退休近十年,他的抗疟之路还在继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还是大学读书那会儿,学到疟疾这一块,当时书中说新中国成立前夕,云南有个300多人的村庄,因为疟疾只剩下了几个人,当时这个例子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高琪告诉扬子晚报记者,1983年他从学校毕业,中国还有300万疟疾病例,后来自己出国留学,1993年选择回国,也是因为“疾病在这儿”。“发达国家是基本没有疟疾的,我既然学的是疟疾的防控,那我要回我的祖国,学以致用,工作才有意义。”

  蚊子是疟疾传播的主要媒介,从事疟疾防治工作,得深入一线,往蚊子*多的地方钻。每年夏天疟疾流行季,高琪都会到乡村蹲点,白天到田头村边挨家挨户进行疟情调查,夜里通宵达旦,在农民炕头甚至猪圈捕捉蚊子,研究蚊子的种类、密度和生态习性,甚至以自己为“诱饵”进行蚊媒监测,来观察蚊子活动情况和叮咬高峰。

  有人说,蚊子只要从高琪面前飞过,他就能判断是什么品种,高琪对蚊子,熟悉至此。对于蚊子的研究,也出了很多成果。高琪采用新的按蚊基因鉴别技术,首次在中国以外发现嗜人按蚊的存在,打破了嗜人按蚊仅存在于我国的传统观点;采用新的抗药性恶性疟基因鉴别技术,为排除我国首例报告的“埃博拉病毒出血热”提供了关键的实验室诊断依据……

  中国有3000年的疟疾流行史,年发病病例数曾经超过3000万,染上疟疾的患者会周期性地发冷发热,俗称“打摆子”,死亡率极高。作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为数不多的重症疟疾救治专家,高琪多次受委派赴内蒙古、宁夏、广西、四川等省区指导重症恶性疟疾救治。制定救治方案,根据患者病情变化调整方案,迅速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疫源地调查,阻止疫情扩散和蔓延。多年来,高琪成功挽救超过300位恶性疟疾危重病人的生命。

  但高琪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对公卫专家来说,更为重要的还是“治未病”。和中医的“上医治未病”理论一样,将疾病“扼杀在摇篮里”比起救治已经得病的患者、比起扑灭已经发生的疫情,对社会来说有着更高的“性价比”。2020年以来,高琪全程参与国家消除疟疾行动计划的制定和实施。高琪和专家团队结合疟原虫的特性,总结了“线索追踪,清点拔源”为核心的“1-3-7”消除疟疾新策略,并在全国推广。2021年6月30日,中国正式获得了世卫组织消除疟疾认证。

  因为“一生只为防一病”的事迹,高琪也获得了2022年全国“*美医生”称号。“从3000万到0,这是中国几代公卫人努力的成果,我只是其中之一。”高琪说。

  虽然早就过了退休年龄,但高琪一直是退而不休。目前他还担任世卫组织疟疾政策顾问委员会的顾问以及我国消除疟疾专家组组长,依然活跃在抗疟一线。

  “消除疟疾,并不等于疟疾绝迹。”高琪说,去年全世界还有2亿多疟疾患者,近60万死亡病例。在一些国家特别是非洲地区,疟疾依然是威胁当地人生命的头号杀手,而对我国,外防疟疾病例输入,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我们现阶段的成功经验,在消除疟疾后是否还能适用?境外输入病例的疟原虫虫种与国内不同,导致的疟疾有可能更凶猛,传染性也可能更强,如何救治又如何来防控?年轻医生疟疾救治经验已经不多,如何来培养年轻医生快速诊断的能力,积累救治经验?……”高琪说,这些都是消除疟疾后我们需要解决的课题。

  至今,高琪已累计培训来自50多个国家的1700多名学员,先后赴20余个疟疾流行国家进行技术培训并指导援非疟疾防治中心建设。每逢他到非洲国家,总会有曾经来华培训后回国的“学生”,老远就大叫着“Professor Gao”,向他致意。

  高琪说,世卫组织将“1-3-7”新策略作为消除疟疾的“中国方案”纳入消除疟疾技术指南向全球推广应用,但没有一地的经验是可以照搬到另外一地的,我们也需要用国际化的语言去讲好这份“中国经验”,帮助各国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策略与方法,*终让各国用上真正适合本国、可用的疟疾防治策略,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以我心爱祖国,我以我行报祖国,祝祖国繁荣昌盛,愿人民平安幸福。”祝福语些许朴素,但高琪语带哽咽,“那一刻,确实想起了很多。”

  高琪说,还记得自己1991年出国学习的时候,一次周末和同事一起出门游玩,另一单位有一位外国同事同行,聊天中得知高琪来自中国,很是吃惊。“我还记得他说,中国很穷,你怎么能来这里旅游?”得知高琪是来学习的博士,这位外国人才道歉,说自己70年代到过中国,觉得中国太落后了,所以才很吃惊。*近几年,高琪有很多去日内瓦开会、去非洲指导抗疟的行程,“很明显的,现在一听说我来自中国,对方都会夸上几句中国非常好,发展非常快,眼里有了真诚尊敬的眼光。”高琪说,几十年间的变化,也让他感受到祖国繁荣昌盛,其实与每个人都相关。

  而“祝人民平安幸福”,则是出于一位公卫人本职工作的祝福。“我是搞传染病防控的,内心深处也是衷心希望我们可以尽快战胜疫情,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中。”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江苏坚持预防为主,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和科学手段,控制消灭了几种重大传染性疾病,成功应对了各种新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使得城乡卫生面貌和人民健康水平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为完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奠定了坚实基础,积累了丰富经验。

  以疟疾为例,疟疾在江苏省曾经广泛流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发病高峰年发病人数曾超过1000万,给全省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经过全省疟疾防治工作者几代人、几十年的不懈努力,2019年3月,江苏省顺利通过了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的消除疟疾终审评估,提前实现消除疟疾目标。在本省消除疟疾的同时,江苏也为全国消除疟疾提供了技术支持,为全球疟疾防控开展人才培养,为世界传染病防控贡献中国智慧“江苏智慧”。

  另一曾经严重威胁江苏居民健康的传染病——血吸虫病,江苏也于2020年4月通过国家评估,达到了血吸虫病传播阻断状态。江苏将落实有效防控措施,不断巩固提高血防综合治理的成效,争取早日实现消除目标。

  在疾病预防控制方面,近年来江苏积极应对新冠疫情,同时做好疾病预防控制的各项常规工作。根据《江苏卫生健康年鉴(2021卷)》,江苏全面推进全省1376个狂犬病暴露处置门诊部署使用;在全省13个设区市的市级结核病定点医院有效实现二线抗结核药品的免费供应;积极开展艾滋病高危人群干预,联合社区开展艾滋病防治健康社区行动……2021年江苏全年登革热、流行性腮腺炎、手足口病累计报告发病率比上年同期下降95.03%、57.65%、57.66%,全省甲、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率103.29/10万,传染病疫情明显低于往年。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Copyright © 2002-2022 元宝棋牌 版权所有 ICP备********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