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地址:

admin@yourweb.com

首页 >> 元宝棋牌
元宝棋牌

陈建军:我国首位牺牲缉毒民警牺牲时全身结满白霜眼睛闭不上

2022-10-08 10:36:47来源:本站浏览:1次

  陈建军:我国首位牺牲缉毒民警牺牲时全身结满白霜眼睛闭不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金三角地区毒品交易活动日益泛滥,与老挝、缅甸和越南接壤的中国云南地区渐渐成为毒贩们眼里的“宝地”,他们计划着将云南“打造”成新的毒品交易基地。

  随着查获的涉毒案件日益增多,云南公安部门也越发感受到了禁毒行动的刻不容缓,1982年,经由党中央、国务院的批准,云南省组建了中国**支缉毒队。

  1962年8月1日,云南省麻栗坡县麻栗镇的公安干警陈世富迎来了自家儿子的**声啼哭,因为生于八月一日,所以陈世富给孩子取名“建军”。

  作为公安干警,陈世富相当忙碌,为了能尽到做父亲的义务,陈世富常常将孩子带到警局,办案之余,就偷空瞅几眼孩子。可以说,陈建军是在警局里长大的孩子,他童年*大的乐趣就是看着父亲与警察叔伯们“捉坏人”。

  等陈建军开始上学,识字之后,派出所里那些关于刑侦办案的书籍就是他打发时间的“课外读物”,慢慢的,陈建军开始对未来有了憧憬,他希望自己可以快些长大,然后和父亲一样,成为一名警察,穿上警服,保卫一方的安宁。

  1982年,20岁的陈建军终于等到了那个机会——为了打击毒品犯罪,云南省将组建一支千人的缉毒队伍。消息传来,陈建军和许多当地年轻人十分激动,可云南省那么大,分到麻栗坡的名额能有几个?总共就要一千人,可光是麻栗坡,报名参加选拔的人就超过了八百。

  为了在选拔中脱颖而出,早晨,别人还在休息的时候,陈建军就起床锻炼身体;晚上,其他人睡下了,陈建军却还在苦练擒拿。

  凭着勤学苦练和本身具备的刑侦知识等优势,陈建军成为了麻栗坡八百余名年轻人之中的头名,于是他成功成为了一名缉毒警察。

  收到消息的陈建军热血沸腾,他迫切的去和家人分享这个消息,可除了父亲陈世富,没有人为他高兴,因为,云南离金三角实在太近了,云南范围内的国家边境线又太长了!

  更别提毒贩手里还有武器,那些走上贩毒之路的,有哪个不是亡命之徒?又有哪一个手上没染过鲜血?陈建军未来要面对的,就是这么一群手握枪炮的穷凶极恶之徒,可以说,只要走上了这条路,他的生命安全基本上就没有了保障。

  但是,在陈建军看来,如果能把自己锻造成盾牌,将毒贩与毒品都挡在边境线之外,那么,悬崖上走钢丝又如何?值得!

  而且,陈建军更明白,如果云南这个抗击毒品的**线没能守住,那么紧接着失守的就是整个中国!所以,成为缉毒警察,他无悔,更无畏。

  1983年,陈建军被调到了平远街,那时,平远街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通往老山的必经之路,可自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展以来,平远地界就发生过多起军用物资被盗的案件。

  1983年,云南省公安曾经估算,当地私藏的军火甚至有可能足够武装一个营,中国的一个营约有500人,而这还只是持有“军火”的人数,若算上土枪土炮,平远拥有的热武器的人数足够让人咋舌。

  这些被盗的军火,一部分成为了当地回民暴力抗法的“底气”,另一部分则流落到了毒贩的手中,于是,原本只能持着土枪土炮,山寨手枪横行乡里的毒贩们,开始把枪口指向了中国缉毒警察。

  为了摸清楚当地猖獗的毒贩枪贩的活动轨迹,陈建军摆设卡堵截伏击,晚上化妆进入了当地“声名远扬”的重点村落。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不断的打探过程中,陈建军掌握了如何分辨毒贩,学会了分析地形、培养耳目甚至是转变口音。

  后来的两年里,陈建军和战友们配合,一次又一次成功的破获了相关案件,抓捕毒贩多名。这两年,他优秀得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为之骄傲。

  1985年11月,出于各方面考虑,云南省缉毒队领导决定选出一人执行“秘密任务”——混入毒贩窝点,为警方办案创造便利条件。

  这意味着,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卧底”需要独自行动,要凭借个人的业务能力,在毒贩手中求生存,并尽*大的努力,配合警方行动,将毒贩“反杀”。

  各方面条件都十分优秀的陈建军成为了领导心中的**人选,年轻的陈建军也义无反顾,于是,陈建军变了,原来的他,一身正气,便是没有身穿警服,街头的地痞流氓看到他都忍不住退避三舍,可接过任务后,他学会了吸烟喝酒,学会了开“黄腔”,打麻将……然后,越发的向小混混的身份靠拢。

  ——这是1985年底到1986年,陈世富在亲朋好友处听到的*多的一句话,但是,管么?不能管!

  别人只知道他的儿子陈建军和自己都是警察,却不知道,当警察前面冠上了缉毒二字,许多事情便不能说,更不敢说。

  这是陈世富应付亲友的话,但事实上,又包含着父亲多少的无奈,虽然陈建军从未和家里说过他要去做什么,但是作为一个老干警,父亲也能敏锐的察觉到,只是,猜到了又如何?

  孩子选择了一条刀尖上行走的路,他若只是一个父亲,他自然可以阻拦,但是,他还是一名人民警察,作为警察,他无法拦下满心热血只为保家卫国的陈建军,即便,那是他的儿子。

  在妻子刚刚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的时候,陈建军慢慢的有目的地“变坏”,原本,陈建军可以如他的父亲一样,成为自己孩子心目中顶天立地的警察爸爸,但是,他没法劝服自己放弃,所以,只能让他的孩子,有了那么一个不光彩的混混之名的父亲……

  同时,他更愧对妻子,为了“变坏”,他会时不时的以各种理由和妻子吵架,看着本就身体不好的妻子被气得要闹离婚时,陈建军的心在滴血。

  他想安慰妻子,让妻子保重身体,他也想向妻子保证,自己还是那个陈建军,可是,他不能!他能做的只是一次次的摔门而去,让妻子眼不见,心不烦……

  有机会的!陈建军告诉自己,只要自己谨慎一些,再谨慎一些,他能够等到毒贩肃清,为自己和孩子正名的时候!但在此之前,他需要把自己伪装得更“坏”一点,让自己成为更容易获取毒贩所信任的那种人。

  1986年8月,陈建军这个被秘密训练的“杀器”正式出场了,这一次,他是一个广东来的老板,操着一口广东腔,陈建军来到了广南县南坪区,那里藏着一个叫冯育焕的毒枭,他的手上,有一批亟待出售的毒品。

  毒枭过得是刀头舔血的生活,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陌生的“广东老板”,冯育焕想过陈建军这个“广东老板”是不是背后有人,想要来一招“黑吃黑”,也想过,这位广东老板并不是诚心想要买“货”,而是来打探消息……可这一切设想在看到陈建军金单刀赴会时被弃之不顾,他不可自拔的被陈建军手里大量的现金所吸引了。

  在多方试探过后,冯育焕确定了陈建军的“安全性”,他想尽快的拿到“广东老板”带来的大量现金,更何况,当交易完成后,自己带着小弟扛着枪,回到自己的老窝,到时候,一个陌生的外地老板又有何惧?

  可是,冯育焕却没有想到,这个一口地道广东腔的“老板”居然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更没有想到,这个满身“同类”气息的陈建军居然是一个曾经擒获过不少毒贩的缉毒警察。

  在交易当天,就在冯育焕接过陈建军手里的现金,正欲与巨款“亲密接触”时,警方破门而入!为了不暴露陈建军的身份,警察对陈建军与冯育焕一视同仁,用枪指着他们脑袋的动作也毫不留情。

  冯育焕知道,如果查不到毒品,警方就很难给自己定罪,所以当警方喝问时,他咬紧了牙就是不开口!

  关键时候,陈建军顶着战友的枪口,从身边的麻袋里抓了一把草果,直说自己只是个收货的广东商人,收的都是草果,警察不信的话可以翻查!

  毒品在麻袋里!警方立马从陈建军的话里提取出重要信息,于是将麻袋翻转,袋子里的草果顿时倾泻而出,同时被抖落了出来的还有警方在追查的那一批毒品。

  冯育焕案子之后,陈建军又扮演过司机、混混等,为的就是能够更接近那些罪大恶极的毒贩,并从他们身上获得毒品交易或是转移的信息,但更多的时候,他扮演的还是一个来“进货”的老板。

  1986年12月,陈建军不满周岁的女儿生病了,高烧严重,而他那身体孱弱的妻子为了照顾孩子,也累倒了,领导通知陈建军回家,给了他回家照顾妻儿的机会。

  但是,他手上的一个案子到了紧要关头,一旦放弃,之前所有人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家庭和工作,陈建军再一次放弃了回家陪伴妻女。

  1987年9月,他又一次以“老板”的身份出现,这一次,他的目标是毒贩周荣云。周荣云和冯育焕不同,冯育焕贪财,而周荣云则是一个阴狠又歹毒,还敏感多疑的人物。

  **次见到陈建军时,周荣云就发现了陈建军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正气,这种正气不该出现在毒贩身上,周荣云对陈建军的怀疑相当浓重,仅凭怀疑就拒绝掉陈建军这个“买主”不仅可惜,还难以让手底下的人“信服”。

  在犹豫过后,周荣云选择和陈建军进一步接触,并在接触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其进行试探,这种试探甚至细致到了个人的生活习惯上面。

  一次,周荣云约了陈建军到饭店吃饭,当天,陈建军带着扮演自己“小弟”的战友戚砚明,在吃饭的过程中,周荣云不断在言语上给陈建军“挖坑”,还往陈建军碗里夹了块猪肉。

  当时,陈建军的身份是回民,而回民*为出名的一个特点就是不吃猪肉,若在吃饭时给回民夹猪肉,那对回民而言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周荣云的举动就是一种试探,他要看看陈建军是否是真的回民,陈建军回民老板的身份是否值得信任。

  陈建军其实是汉族人,但极强的业务能力让他时刻不忘自己的“身份”,周荣云的筷子放到陈建军碗里时,他就反应了过来,气愤将碗摔了后扭头就走。

  而扮演“小弟”的戚砚明也十分机敏,他给周荣云留下一句“我们老板脾气不好,你们这……要是真的想做生意,可以带着货到珠街找我们。”然后也转身离开。

  被反将一军的周荣云虽然心中不忿,但对陈建军两人的疑虑却被打消了大半。他们不顾生死的走上贩毒的道路,自然为了求财,眼看大老板生气,“生意”即将告吹,周荣云等人心里也急。

  毕竟,货留在手里越久,风险也就越大。后来,周荣云主动派人到珠街寻找陈建军,表明同意“交易”的意图,唯一的要求是交易的地点由他们来定。

  陈建军和戚砚明冒着生命的危险与毒贩接触,为的就是防止毒品在社会上泛滥,更为了将毒贩们一个一个的抓捕归案!所以,陈建军和戚砚明跟着周荣云的人来到了所谓的交易地点——寨头外。

  在珠街时,陈建军就给警方传递了将于寨头外交易的消息,可毒贩是狡猾的,当陈建军来到寨头外的时候,毒贩才告诉他们,交易地点换了!

  交易地点变更打乱了警方原有的部署,可案件进行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愿意放弃,于是,在跟着毒贩前往新交易地点时,陈建军一直在思考:自己和戚砚明两个人应该怎么做,才能将包括周荣云在内的五个人一并抓获?

  周荣云等毒贩将交易地点定在了一个三面都是峭壁的地方,陈建军几人进来的路就是唯一的出口,见到地形,陈建军和戚砚明的心立马安定了下来,有机会!

  陈建军和戚砚明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双双行动——戚砚明将钱朝着峭壁方向扔去,周荣云等五名毒贩立马被现金所吸引,围了上去。

  陈建军两人趁机守住了那个狭小的出口,并立即对五名毒贩举起了枪,*终,以二对五,他们成功将周荣云一伙人抓捕归案。

  陈建军*后一次执行任务是在1987年12月15日,这也陈建军第二十四次深入毒贩窝点,这天之前,他曾和父母妻子商量着如何给女儿办二周岁的生日,也曾在出任务前和战友们如往常一般开着玩笑,但是,谁也没想到,绿皮卡车拉走的是他们活生生的战友,可归来的却是一具染上了冰霜的尸首。

  1987年12月13日,陈建军所在的缉毒大队收到线报,毒贩冯德国有一批毒品急需出货,曾多次扮演“买主”的陈建军主动请缨,没多久,他就成功的与冯德国在一间小旅店中接头,冯德国比周荣云更加敬小慎微,他坚持要在自己家中与陈建军进行交易,可陈建军只愿意接受到珠街交货。

  做买卖么,不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12月15日,急着将毒品出手的冯德国来到了珠街,和陈建军商量,要在“第三方”交易地点——曙光乡的一个村子中进行交易。

  此时的陈建军孤身一人,因为时刻被毒贩盯梢,他甚至没能找到时间和借口通知其他战友新的交易地点,可毒贩已经前来“邀约”,如果自己拒绝交易,引起毒贩的怀疑,那么想要再次“引蛇出洞”将变得十分困难,于是,陈建军再一次选择了孤军深入。

  毒品交易讲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将手中的毒品称重后,冯德国等人就只等陈建军交钱。而与陈建军而言,只要见到了货,抓到人后就能将毒贩定罪。

  于是,估算战友已经抵达的陈建军也不再浪费时间与冯德国等人周旋,他先是迅速地占据了房间里的有利位置,然后鸣枪示警,提示外边埋伏的战友们开始行动。

  但是,这伙毒贩手里也有枪,在陈建军鸣枪示警的时候,他们也将枪对准了陈建军,紧接着,两声枪响,毒贩被击中要害身亡,而陈建军则被击中腹部。

  受了伤又暴露了身份的陈建军不得不向外寻求支援。可是,警方们的埋伏是在小楼附近,毒贩们却都是在房子里!陈建军没等来战友,先迎来了毒贩团伙的火力交锋。

  陈建军牺牲在了这个算不上破败的农村小楼里,那一天,当地飘着小雪,等警方的人赶来,陈建军的遗体上已经布满了白霜,但是,他的眼却一直睁着:他还没和家人共度孩子的两周岁生日!

  他还没等来“正名”的那一天!他还没站在妻儿面前,告诉她们,自己一直都是一个光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自己——从来不是小混混和二流子!

  可是,他再没有以后了,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他的妻子再等不回即使是偶尔归家的丈夫,他的孩子也再见不到自己那个动不动就会“失踪”好一阵的父亲……

  就在1987年12月15日,中国**支缉毒大队失去了**名战士,从1982年成为缉毒大队的一员到1987年牺牲,陈建军只在岗位上坚持了五年,他甚至没能活到缉毒警察的“平均寿命”。

  陈建军牺牲后,有无数个“陈建军”前赴后继,如今,云南省缉毒大队也从1982年的1000人扩展到了3000人,但不变的是,每一位缉毒战士每天都在和毒贩们做着斗争。

  在漫长又缺少天然屏障的边境线上,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牺牲造出了一面坚固的盾牌,为中国十四亿人口拦截了无数的成品毒品以及易制毒化学物品。

  可是,便是无数缉毒警察的前赴后继,依然抵不住毒品在华夏大地上蔓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依然有一百八十万左右的涉毒人员。

  而在这些涉毒人员中,还有不少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人物,如2014年,在北京被捕的房祖名和柯震东;比如著名的歌手满文军;比如曾在无数人的青春里“奔跑”过的陈羽凡……

  这些涉毒艺人中,居然还有人明目张胆的重回聚光灯下,有的还在公众平台上向所有人诉说自己的工作被迫中断的“委屈”!甚至还有所谓的粉丝在支持他们,替他们抱不平,无限宽容的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但是,有没有人想过,有些错,不能犯?有没有人想过,他们在镁光灯下赚来的钱,成为毒资流向了毒贩的手中,而毒贩用这些来得过分容易的钱,建起了更多的毒品加工厂,购买了更多的武器!

  这些新制成的毒品,将会慢慢的接触并侵蚀正常人的生活,而那些武器的枪口,指向的都是那些用鲜血和牺牲来保护人民不受毒品所“骚扰”的缉毒警察!

  有些人,明明一身正气,却不得不背向阳光,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甚至不敢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不敢在阳光下与亲人相拥!

  逝去的生命永远无法回归,甚至缉毒干警牺牲后,为防毒贩对其家人进行报复,有的甚至不能在墓碑上留下遗容与姓名——所以,何谈原谅?

Copyright © 2002-2022 元宝棋牌 版权所有 ICP备********号-1